40年前无意间挽救患癌酒鬼的药或成为廉价抗癌神药

医牛资讯原创 2017-12-08 癌症|戒酒硫 (13904)

       40年前,曾有一名患乳腺癌的女子,癌症已经转移到骨骼,被判无救。她借酒消愁成了“酒鬼”。她的医生也放弃了癌症治疗,给了她一种戒酒的药回家静候死神。然而,死神一直没有来找她。10年后,她因酒后失足,窗口摔落致死。神奇的是,尸检结果显示,原本她体内的骨恶性肿瘤消失了,只剩下很少一些癌细胞在她的骨髓中。自打1971年该神奇事件公开后,那个戒酒的药成了焦点。大量实验室研究指出,这是一种拥有六十年历史的药,叫戒酒硫/双硫仑(市场上也成Antabuse),可能是癌症抗击者,能杀死癌细胞,减慢动物体内肿瘤的生长。它是一种阻断酒精氧化代谢的药物,能抑制乙醛脱氢酶活性,使乙醛在体内聚积。服药后饮酒会产生恶心、头痛、焦虑、胸闷和心率加快,使人对饮酒厌恶。

       之前有研究证实戒酒硫有抗癌的特性,但并没有探索出抗癌机理。最近一项由哥本哈根丹麦癌症协会研究中心癌症生物学家Jiri Bartek带领的丹麦-捷克-美国研究团队、发表于Nature的研究揭示了这一问题——戒酒硫击退癌症的机制。

探索老药的神秘

       首先,Bartek团队对3000多名丹麦人进行了全国性的流行病学研究,结果显示,与停止接受治疗的癌症患者相比,继续服用戒酒硫的1700多名患者癌症死亡率比停止服药的要低34%。戒酒硫对乳腺癌、结肠直肠癌和前列腺癌都有效果。

       然后,研究人员进行了癌细胞体外研究和小鼠体内研究,他们发现当老鼠分解戒酒硫,产生了主要代谢物——二硫代氨基甲酸酯,和铜离子结合形活性抗癌复合物,这个复合物阻断了细胞处理错误折叠的和不需要的蛋白质这一机制。蛋白质的积累给癌细胞施压,致其死亡。Bartek解释说,“全部被冻结了”,以上就是戒酒硫对抗癌症的部分原因。而且,戒酒硫的优势在于它只针对这一机制中特定的分子复合物。

       不仅如此,研究团队发现了该复合物在抑制癌细胞过程中的分子途径。研究团队表示,他们进行的功能和生物物理分析揭露了戒酒硫抑制作用的分子靶标是NPL4——一种分离酶的适配器,这个适配器对在细胞多重调控和应激反应过程中蛋白质的周转很重要。

另一个谜团——戒酒硫不伤及无辜

       为什么戒酒硫不会伤害正常细胞,即使患者服用好几年都没有什么副作用?研究人员们发现,在肿瘤细胞中,铜代谢物含量比正常细胞中高10倍以上,所以才只在癌细胞中发起进攻。

       虽然40年前发生了奇闻异事,广谱廉价药挽救了患癌的酒鬼,但是斯德哥尔摩卡洛欣斯卡研究所癌症生物学家Thomas Helleday告诫说,戒酒硫对大部分癌症患者来说还不能算治愈疗法。不过,该药可能帮助癌转移的患者延长生命。2015年发表于The Oncologist杂志的一项研究也证实了戒酒硫结合化疗确实延长了癌症患者的生命。

       Bartek 团队正在准备研究戒酒硫-铜离子联手治疗转移性乳腺癌、结肠癌和恶性胶质瘤(一种脑癌)。在癌症治疗上,“老药新用”是极好的,因为药物成分已经通过了安全检测。

       这一重大发现对于大制药公司无疑是打击,因为一旦临床试验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肿瘤医师就能给癌症患者开廉价的戒酒硫,而不是高额的新开发药物了。

医牛点睛:戒酒硫这种古老、安全、廉价的药物可能挽救癌症患者的生命!

循证来源:Alcohol-abuse drug disulfiram targets cancer via p97 segregase adaptor NPL4. 06 December 2017. Nature

Science:"An old drug for alcoholism finds new life as cancer treatment", Dec. 6, 2017

医牛独家循证原文(点击获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