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一的大一学生有中度到重度的抑郁/焦虑?怎么办?

医牛资讯原创 2021-12-10 焦虑|抑郁|大学生 (820)

一项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最新研究表明,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大一学生患有或发展为中度至重度焦虑和/或抑郁。社交活动和参加学生俱乐部、社团和运动队等社群活动可以降低出现明显症状的几率,同时也可以促进那些在开始课程时已经有抑郁和焦虑症状的人的康复。

研究人员指出,向大学期间时逢精神疾病出现的高峰期,其中大多数(75%)在成年初期就开始了。这些障碍中最常见的是焦虑和抑郁,被称为“内化障碍”,因为它们是由内在引导或经历的,通常包括悲伤和孤独。

研究人员根据2018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金斯顿一所大型研究型公立大学注册的一年级学生的代表性样本进行了调查。该调查探索了此前与学生学习成绩和心理健康相关的因素,并在2018年9月第一学期的两周内进行了调查,在2019年3月考试期开始前两周再次进行了调查。约58%符合资格的学生完成了第一轮问卷和评估(5245名学生中的3029名),37% (1952名) 完成了两轮问卷和评估。

被调查者还需提供了关于潜在影响因素的补充信息,例如父母教育、早年生活逆境(如离婚和性虐待/身体/精神虐待),以及终身发生的情绪和焦虑障碍。使用大学生幸福感量表来评估学生在大学校园内和与同龄人之间的归属感,使用青少年弹性量表中的社会支持分量表来衡量社会支持水平。饮酒的数量和频率,没有处方的安眠药和兴奋剂、大麻、止痛药、鸦片、迷幻药以及学生使用的其他消遣性药物在两个时间点都得到了正式评估。

研究显示,2018学年开始时,受访者中临床显著焦虑和抑郁症状的患病率分别为32%和27%。截至2019年3月,这两个数字分别升至37%和33%。与康复相关的因素分析表明,在课程开始时有内化障碍史的学生无法从显著水平的焦虑/抑郁症状中恢复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内化障碍史的学生的4倍。但感觉自己与大学生活和同龄人有联系的学生,从抑郁和焦虑中恢复的几率更大。

在第一年与焦虑/抑郁出现相关的因素中,社交连通性量表每增加1分,抑郁和焦虑症状发生的几率分别降低10%和6%。但是,药物使用的增加与风险的增加密切相关:得分每增加1分(范围从0到24),出现临床显著抑郁症状的几率就增加16%。

研究总结认为,中度到重度的焦虑和抑郁症状在刚进入大学的学生中很常见,并且会持续一整年。大学联系可能减轻持续或紧急症状的风险,而药物使用似乎增加了这些风险。

研究人员表示,虽然许多相互关联的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会影响心理健康问题的出现和维持,包括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但他们的研究结果对大学心理健康政策、计划和实践具有重要意义,他们建议,俱乐部、社团和体育活动的可用性可能是促进学生心理健康和幸福的关键。


循证来源:医牛独家循证原文(点击获取链接)